网站首页>情色笑话>情妖番外——贝蒂修女的一天

情妖番外——贝蒂修女的一天

更新时间:2020-10-15 04:26:23

这是一座原本默默无闻,带有浓郁中世纪风格的边境小镇,镇民过着日出而 作,日落而息的农业生活,虽说也有电力、网路这些现代化的设备存在,可是整 体而言,它还是个世外桃源,连州议会统计各项指标和数据时,往往都会将其遗忘。

可这一切随着贝蒂修女的到来,而发生了微妙的改变,这位无数荣誉赞美光

环在身的中年美妇,被称为「现代南丁格尔」的神的忠诚信徒,带着数名随从

助 理,落户到了齐格镇。

她们很快便在镇上修建了孤儿院等诸多公益设施,并且为

镇民在州议会争取来了更多的发展资金和福利政策,一时间朴实的镇民们纷纷

将 其崇拜为人间行走的「圣母玛利亚」。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今天路过镇孤儿院,在仰望那栋五层高的小楼

时,他们眼里的人间行走的「圣母玛利亚」,却在和一名华夏青年同眠共枕!

当清晨的第一缕如黄金般耀眼的阳光顺着窗帘的缝隙,照射进五楼贝蒂修女

专属卧室时,这位虔诚的神的信徒,同样也是容貌妩媚,身材傲人的中年美妇

, 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贝蒂修女已经快五十岁了,可是岁月的流逝,却沒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的痕

迹,除了眼角略微有些许鱼尾纹外,你甚至无法相信这具玉体是一个快五十

岁的 「大妈」所有。

一头浓密茂盛,如同黄金般耀眼的金色长髮,此时正凌乱的披散

在贝蒂修女圆润的肩头和白皙的玉体之上,那种优良的发质和浓密的髮量,

简直 让无数少女都为之疯狂,远远看去,仿彿一捲金色的丝绸,抚摸上去柔顺光滑。 贝蒂修女的脸属于华夏相书里所讲的那种「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的福相,

圆润的脸型配合上略显宽大的额头,在给她带来慈祥仁爱的特质同时,肯定

也不 符合现在部分追捧网红脸的华夏男性的审美。

整体而言,贝蒂修女模样端庄,气质优雅,可她偏偏长着双妩媚多情,未露

真意,先现三分妖娆的桃花眼。

哪怕她沒有动情,可是与她对视之人,却总能感

觉到一丝媚意。 她的鼻樑高挑,嘴唇红润肥厚,那如同抹了胭脂的两腮,以及圆

润的下巴,总让人觉得贝蒂修女在端庄仁慈之中,带着三分若隐若现的情慾! 被阳光照射而逐渐甦醒的贝蒂修女睁开自己的桃花眼,缓缓的注视着四周,

她的瞳孔呈现出大海一般的湛蓝色,纯凈得不染尘埃。

待到她挺直如天鹅般白皙

骄傲的玉颈,看清床上的一切时,她的脸颊顿时羞红如血。 如果有外人在此,他们肯定会惊讶得掉落下巴,他们绝对无法想像,那个端

庄肃穆,如同圣母玛利亚在世的贝蒂修女,居然会流露出如此小女儿态。

在贝蒂

修女那胸前硕大如西瓜的白皙巨乳双峰间,正埋着一个华夏青年的脑袋,后者

即 使在酣睡中,依然用嘴噙着贝蒂修女那充血勃起,如同冬枣般的酒红色乳头

,一 丝丝口水顺着华夏青年的嘴角流下,沾湿了贝蒂修女的胸前巨乳。 她的乳头天生内陷,唯有情动时才会充血勃起,可是从小就成为修女的她,

除了后来被迫嫁给自己的丈夫的那一晚外,就很少再有乳头外露的机会了。

可是

自从被这个撒旦的使者缠上后,自己的乳头几乎便是二十四小时勃起,而且

那个 小混蛋似乎还特別喜欢玩弄自己的乳头,动不动就用嘴含着,简直和婴儿一样。 一想到这个华夏青年,贝蒂修女便是一阵苦笑,这个小傢伙是自己在某个走

私港口捡到的。

当时光明教廷的异端审判所正带着一队精锐剿灭了那艘私渡船,

而且那些狂热的教廷暗卫把每一个活人都盡数斩杀。 唯独那个重伤的华夏青年死

死地抓住一块木板,顺着暗流漂到了自己所在的沙滩位置。 贝蒂修女早就对于光明教廷的一些狂热的暗杀行动而感到不满,可是她的身

份实在过于尴尬,所以她唯一能做的便是救下那名华夏青年,并用自己的专属

马 车,避开了教廷异端审判所的重重搜查,将其带到了自己创建的孤儿院。

沒想到那个华夏青年痊癒之后,却变得痴痴傻傻,整个人彷彿只有十岁的智

力。

而暗中请来的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滋滋呜呜的说可能他的大脑在

某次爆炸中发生了严重的损伤,导致智力严重下降。 这让母性强烈的贝蒂修女更

是对那个华夏青年大生怜悯,在她的三观之中,世上每个民族都该是平等的,

哪 怕那个青年是这些年来欧洲恐惧的华夏人。 尤其是自己的女儿自出生就被光明教廷强行带走,贝蒂修女更是对孩子有着

无法抵御的喜爱,于是她将自己的母爱倾泻在了那个看上去智力只有十岁

孩子的 华夏青年身上。

只是她沒有想到那个华夏青年并不是只痴傻的小绵羊,而是头色

中饿狼! 在经过后面一系列的意外和有心的预谋之后,贝蒂修女终于还是让那名

叫做程庭树的华夏青年爬上了自己的床。 那一夜对于贝蒂修女来说,意义绝对不亚于当年被丈夫开苞破处,甚至还要

重要。

已经几十年沒有性生活的中年美熟女贝蒂,被程庭树超乎寻常的各种性技

和极为强悍的性能力给征服了,那一夜她完全不像一个端庄肃穆,虔诚向主的

修 女,反而比最为淫荡的妓女还要下贱。 品尝到性爱高潮的贝蒂修女像条跳到沙滩

的海鱼,只剩下娇喘的份儿。 此后程庭树便凭藉着伪装的孩子心性,成年的体魄和超人的性能力,不断的

侵犯贝蒂修女。

每次贝蒂修女想要严词拒绝他的时候,程庭树便会拿出那副伪装

的孩子模样,激起贝蒂修女的母性,虽说情妖秘法对于修鍊了光明圣力的贝蒂

修 女效果大幅-削弱,可是引发对方的母性,让对方默许自己的过分行为,

倒是勉 强还行。 就这样,程庭树利用温水煮青蛙的手段,最终让贝蒂修女沈沦于了性爱高潮

的地狱深渊中了。

于是也就是有了开头的场景...... 贝蒂修女看着一只手摸在自己丰腴小腹上的程庭树,忽然想到了他之前说的

那句话:「熟女腰腹间的软肉简直就是上天赐予的宝物」,当时自己还以为

对方 只是在故意迎合自己,毕竟她在光明教廷地位特殊,也算得上是养尊处优。

年纪

又大,难免有些富态,那小腹上就不免有些胖胖的赘肉。 可是程庭树却对此爱不

释手,认为那是天赐的宝物,摸上去绵软柔软。 每天睡觉之前,他总喜欢噙着贝

蒂修女的乳头,摸着后者的腰间软肉。 在轻轻出了一口气后,贝蒂修女想要直起身体,却觉得下体一阵滞胀,还带

着点剧痛,她连忙看向自己的下半身。

却见小腹以下,是一大块丰腴肥嘟嘟的白

皙阴阜,她并不是白虎,可是那个可恶的小鬼却半威胁半哀求的让她剃光阴毛

, 甚至还用某种药膏,让自己的阴毛不再生长。 贝蒂修女的下体穿着那个混蛋小鬼

强迫自己穿的紫色的蝴蝶开档式情趣内裤,说是内裤,可布料少得可怜,大片

阴 阜和阴唇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 而此时贝蒂修女的丰满阴阜之下,则是两片肥厚如同蚌肉的大阴唇,她的白

皙大腿内侧之中,精緻可爱的小阴唇也清晰可见。

只是此时一根粗长黝黑,表面

覆盖着蚯蚓般青筋的狰狞肉棒,正顶开了两片肥厚的阴唇,深深地插入她的蜜

穴 之中。 那阴阜和蜜穴口、阴唇上面满是已经干涸的累累精斑,可是依然有一丝丝

淫水从两人性器的缝隙间溢出。 程庭树的阳具实在过于粗长,如果沒有开宫的情况下,他哪怕顶到贝蒂修女

的花心,依然还有一截暴露在外。

而此时的青年还在酣睡,可是下体却本能的在

贝蒂修女肥厚紧窄的蜜穴里缓缓抽插着,给后者带来一丝丝的独特快感。

「这个混小子,睡梦里居然还不忘性交......」贝蒂修女话是这么说,可是看 向程庭树的眼里却满是爱意和母性,她轻轻抚摸着青年浓密的头髮,带着心疼的 摸着后者满是狰狞伤疤的背部,尤其是一个青色的掌印,即使过了这么久,依然 无法消退。

贝蒂修女推算那应该是华夏术道的某种独门掌法。 而这时睡梦中的程庭树忽然勐地抱紧了贝蒂修女那丰腴却赤裸的媚体,在对

方的低声惊唿中,青年勐烈地挺动胯部,用那根粗长狰狞,足有二十多釐米的

肉 棒,疾风骤雨般的捅刺着美艳修女的娇嫩花心。

宝贝...... 等等,別那么快...... 哦哦哦,太深了...... 太粗了...... 又顶

到我的花心了! 哦哦哦,別撞,我的...... 我的花心又要开...... 又要开了! 」

谁也不会想到,那个在外人眼里端庄肃穆,如圣母玛利亚在世的中年美妇

, 在床上居然会一个比她小几十岁的华夏青年给肏幹得连连娇喘,不断发出淫

言浪 语。 被华夏青年死死抱住的贝蒂修女也顺势用粉白的藕臂环住程庭树的脖颈,两

条丰腴圆润,穿着黑色吊带丝袜的玉腿缠在了对方的腰间,不断地夹住程庭树

的 后腰,然后有规律的按压对方的腰眼,让小情郎的肉棒可以不断更深地捅刺

进自 己的蜜穴之中。 贝蒂修女曾经过着苦行僧般的禁欲生活,可是当被程庭树调教过后,方才发

现男女性爱的好处,食髓知味的她对小情郎的不断求欢也是默许甚至主动献媚。

她甚至拿出了亡夫,曾经位列光明教廷九大红衣主教之一的珍藏的性爱秘法,和

小情郎共同钻研。 程庭树之前早就听闻光明教廷内部也是脓水横生,当他看到红

衣主教居然还有羊皮卷所制,教廷内部高层流传的性爱秘法时,便更加确认了。 程庭树将西洋教廷的性爱秘法和情妖秘法结合起来,去芜存菁,再加上有贝

蒂修女这种极品练习物件,可以说那段时间这对奸夫淫妇,就几乎沒有下过床。

而浑身性欲被对方激发的贝蒂修女,也是贪恋于性爱的高潮和快感,不断向着程

庭树求欢。 而昨天两人更是疯狂地在只有修女一人能进出的区域性交苟合着,寂

静无人的走廊、拥挤紧窄的杂物间,满是清水的浴缸,甚至放着圣母玛利亚的

祈 祷小礼堂,都留下了两人性爱的痕迹。 沒想到现在程庭树经过了一夜的恢復,居然又要给自己开宫了,在贝蒂修女

强行压抑的娇喘声中,程庭树的龟头突破了环形的花心,捅刺进了中年美妇的

温 热子宫之中。

啊! 啊! 又开宫了,又被你开宫了...... 好深啊...... 又进来了......」贝

蒂修女连忙捂住自己红润的嘴唇,强行压制住强烈的快感,她知道现在外面有

清 洁人员或者部分工作人员可能路过,这个房间虽说隔音很好,但是自己和一

个华 夏青年偷情的事情绝对不能传出去。

而坐着春梦的程庭树在半睡半醒的状态,本能的用胯下肉棒进行着快感极度 强烈的宫交,那硕大如鹅蛋的龟头不断撞击着贝蒂修女柔软娇嫩的子宫壁,撞得 她的面容因为极度的快感而不断扭曲,两行清泪也顺着眼角流下,那是激动兴奋 和极度愉悦的眼泪。

哪怕是天生炮架的贝蒂修女,在激烈的宫交面前,也是花容

失色,那两条丰腴的黑色吊带丝袜美腿内侧更是微微痉挛,十根如同蚕蛹般

精緻 的脚趾不断抠挖着程庭树的小腿,以此来缓解过度快感的刺激。

等等...... 不能再内射了,今天我还有个公益活......」贝蒂修女忽

然觉得下体滞胀之感再度强烈起来,她悚然发现插在自己体内的肉棒再度膨胀

了 一圈,那末端沈甸甸如铁胆的春丸更是在不断一伸一缩,释放出炮弹装定诸

元, 准备发射的信号。 可是贝蒂修女今天还要去州首府去参加一个公益活动,万万不

能被他内射。 因为每次程庭树内射,都会搞得她如同怀孕十月般,小腹高高隆起,而且这

小子的精液不知为何,如同稀释的年糕般又多又稠,每次都要花费大量时间

吸收 或者排精。

现在她显然沒有那个时间。 可是已经箭在弦上的程庭树根本听不到她

的哀求,直接勐地抱紧贝蒂修女,然后用华夏语吼道:「妈妈,我都射给你了!

给我怀孕,给我生个女儿吧! 」

话音未落,贝蒂修女面色大变,她能够感受到一股又一股磙烫浓稠的精液

已 经从小情郎大开的马眼里喷射,沖刷着她娇嫩的子宫壁上,那种感觉简直

就像有 人拿着水管在她下体里放着开水! 直烫得贝蒂修女娇躯乱颤,两眼翻白,清亮的

口水顺着嘴角缓缓流下,她的粉白藕臂和黑色吊带丝袜美腿更是死死地缠住程

庭 树的强壮躯体。 那黑色吊带丝袜更是和后者的肌肤产生剧烈摩擦,发出「沙沙」

的悦耳声。 程庭树轻咬着贝蒂修女的乳头,然后狠命地挺动胯部,让龟头贴着后者的子

宫壁疯狂的射精,很快后者的小腹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膨胀。

而贝蒂修女捂

着嘴唇的双手几乎要忍不住了,就在松手的瞬间,程庭树忽然睁开双眼,勐地

强 吻住她的红润嘴唇。

「早安,贝蒂修

女! 」

贝蒂修女满色潮红如血,媚眼如丝,两只湛蓝的瞳孔里满是爱意,那种

柔情 仿彿化为汪洋大海,将小情郎直接湮沒。 她沒好气的说道:「你给贝蒂阿姨的早

安问好就是这...... 哦哦,不许再射了! 」

程庭树看着在外人面色端庄肃穆,可是在自己面前却是普通情侣,甚至

还会 露出小女儿撒娇态的中年美艳修女,他对于自己的调教能力也有些得意了,

他轻 吻着后者红润柔软的嘴唇,用舌头灵活的撬开对方的牙关,疯狂 汲取着贝

蒂修女 嘴裏的津液,追逐着她的丁香小舌,而贝蒂修女也是情动不已,

主动迎合着自己 的小情郎,两条肉舌纠缠在一起,相互舔舐着,就如同它们的主人

,也像两条肉 虫般交合在一起。

「好孩子,我们这样是不对

的。 我比你大了快三十岁,而且我还是教廷的修

女,我这样是违背道德...... 呜呜......」贝蒂修女还想装出冰清玉洁的模样,可

是直接被程庭树一阵强吻给打断了,他舔舐着嘴角沾着的对方的津液,不屑一

顾 道:「道德? 哼哼,我连亲生母亲都上过了,这算什么? 更何况道德是用来约束

弱者的,当初我被术道盟的高手围剿时,他们可沒有讲过什么道德,那帮儒门

中 人更是可笑,口口声声说着什么仁义道德,术道大义,可是他们满肚子的男

盗女 娼难道以为我不知道吗? 」

贝蒂修女看到程庭树的面容浮现出一抹戾气,身后也隐约升腾起黑色魔影

, 顿时心头大惊,连忙运转圣力,吟唱起圣歌,然后轻轻抚摸着小情郎的头颅。 贝

蒂修女的特殊能力便是能够治癒伤势,抚慰魂魄,在她的安抚在,程庭树逐渐

安 静下来,满脸爱意地看着自己抱住的中年美妇,自己之所以调教拿下贝蒂修

女, 除了报復光明教廷在自己第三次大劫之中的落井下石,故意想要打对方的

脸外, 更是因为她身上有种普通女性难有的母性,让程庭树想到了母亲范清妍。 自从经过了那件事后,程庭树便和母亲范清妍真正的灵肉交融了,可是好景

不长,第三次大劫沒多久便悄然而至。

虽说因为自己和盛依依的联手窥探天机,

勉强推算出大劫的大概时间段,提前送走了后宫。 可是自己依然是九死一生,差

点命丧当场,更重要的是,他现在根本沒有能力报仇! 在初期苦闷日子里,是贝蒂修女的母性驱散了自己的疯狂和各种负面情绪,

而瞭解到她悲惨过去后,程庭树也决定用极度的性爱快感来回报她(?

)。 「好了,快到祷告的时间了,你快点起床去洗澡,然后换身衣服,从密道离

开!

」贝蒂修女瞄了眼墙上的挂钟,有些急促的说道。 程庭树有些依依不捨的把自己的肉棒从贝蒂修女的蜜穴里缓缓拔出,只是

对 方的穴肉明显也同样依依不捨,粉嫩的穴肉死死地缠着他的肉棒。

程庭树自然舍

不得从贝蒂修女那温热紧窄又湿滑的下体里拔出,可是现在有正事要办,他

自然 不能坏事。

」伴随着一声如同酒瓶塞被拔出的轻响,程庭树的肉棒和贝蒂修女的

蜜穴终于分离开来,只是那部分粉嫩的穴肉还纠缠着他的肉棒,还有大量的淫

水 喷射而出。 而贝蒂修女听到那声闷响,顿时面色一红,她刚想要起身,却觉得腰

身一痛,又坐回了床上。

」程庭树连忙关切地问道。

「还不是你的错,昨天跟发情的公狗一

样! 不,公狗都沒你那么疯狂! 」贝

蒂修女大概只有在程庭树面前,才会展露出自己活泼的一面,毕竟作为教廷的

一份子,她还代表着前者的颜面。 端庄肃穆如同一副沈重的枷锁和面具,让她喘不

过气来,唯有在小情郎面前,贝蒂修女才能像个人,而不是所谓的圣母玛利亚

的 人间行走,这是她亡夫都无法做到的。 程庭树连忙拿起丢到地上的衣服,开始穿起来,而他则是嘿嘿笑着,却也不

反驳。

而贝蒂修女扶着腰,挺着那如同怀孕十月,子宫里满是他精液的肚子,沒

好气的说道:「还不快来扶着我! 」

程庭树如同一个小厮般扶着贝蒂修女,搀扶她缓缓走向了厕所,这一路上

, 那被前者肏干的无法自愈的蜜穴口,不断滴滴答答的渗出一丝丝的白色精液

,在 地板上形成了一条阳精小道。 贝蒂修女看得面色羞红,眼里满是羞恼,她看到程

庭树满是得意的神色,更气不打一处来,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得意什么! 」

程庭树却凑到她耳边,低声道:「我想让你怀上我的孩子! 你不是喜欢孩子

麽,那我们就使劲的生! 」

贝蒂修女却面色大变,彷彿不认识他一般,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疯了! 你

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嘛! 教廷上上下下都在盯着我,等着我出岔子! 如果爆出我怀

孕了,孩子的父亲还是一个华夏青年,我肯定会被异端审判所抓起来终生软禁。

可更重要的是你,肯定会暴露身份,教廷不会放过你的! 」

程庭树原本想让贝蒂修女怀孕,就是为了狠狠的打光明教廷的脸,报

他们在 自己第三次大劫时,落井下石的仇,现在发现贝蒂修女居然如此关心自己

,他也 有些心疼对方,程庭树搀扶着她来到厕所,然后轻轻揉着前者的鼓胀小

腹,微微 用力,让子宫受到压迫被将里面的精液排出,当然这个过程也是

对女性身体极为 刺激的。 那娇嫩的子宫壁被温热精液不断的冲击,然后冲刷着更加敏感的花心,

最终通过蜜穴甬道溢出,这种刺激感完全不逊色于激烈的性交。

「你这个小混蛋,射进去

那么多! 你是种马吗? 」贝蒂修女一边强忍着排精

时的巨大刺激感,一边红着脸对满脸得意的程庭树娇嗔道。 程庭树笑而不语,只是温柔地揉按着对方的肿胀小腹,仿彿那里面孕育的是

自己的孩子。

而贝蒂修女也被小情郎这个柔情似水的举动给感染了,蹲坐在马桶

上,满脸母性和慈爱的看着从下体缓缓溢出的阳精。 只是这个和谐温馨的场景并

沒有持续多久,卧室门口很快便传来了敲门声,旋即便是助理略带急促的声音

, 「修女阁下,您醒了吗? 距今天州首府的那场公益募捐演讲,已经快到时间了!

麻烦您赶紧准备......」

「知道了! 我已经起床了,正在梳洗呢! 」贝蒂修女连忙强行压制住下体的

快感,扯着嗓子回应道。 最为可气的是程庭树这个小混蛋还在旁边故意揉捏自己

的乳头和阴蒂,试图让自己出丑,哪怕自己用美目瞪了他,依然死性不改,

自己 也只得随他去了。 而门外的助理却并沒有直接离去,而是在门口驻足了片刻,方才问道:「那

需不需要我帮您梳洗打理?

贝蒂修女和程庭树都微微一愣,本来贝蒂修女是不该有助理的,但她是

几个 公益组织的创始人和荣誉领事,所以自然会配有助理。 但是实际上他们都知道,

这些助理里肯定有光明教廷的眼缐。 贝蒂修女的亡夫是光明教廷的上代红衣大主

教,是教皇的有力竞争者,但是后来在和黑暗议会的交战中,遭到了对方高手

的 埋伏,死无全尸,只留下半截手臂和一挂血袍,而另一个有力的竞争者便

顺利继 承现任教皇。 此后光明教廷对于贝蒂修女的关怀便陡然加深了很多,而后者也颇为识趣,

搬离了圣庭和圣城,直接远远来到这个小国的边缘小镇,但是她可以确定的是

教 皇和光明教廷依然会在自己身边埋下眼缐。

贝蒂修女对着门外的助理说道:「不用了,我沒有那么娇

贵! 你先回去给我

准备车辆和发言稿就行了。 」

过了片刻之后,那名助理才答应着离开。 而贝蒂修女这才松了口气,连忙让

程庭树帮她排精,就这样折腾了十几分钟,才让贝蒂修女的小腹恢復原状。 贝蒂

修女连忙让程庭树赶紧从暗道里熘出去,然后自己换衣服准备去参加州首府的

公 益募捐演讲。 谁料程庭树却不怀好意的从兜里取出一枚粉色的跳弹,贝蒂修女顿

时警觉了起来,她冷冷问道:「你想要幹什么? 」

程庭树凑到对方耳边,低语了几句,贝蒂修女却羞红着脸摇头道:「不行

, 不行! 你疯了麽? 那可是州首府的公益募捐演讲,很多国家的名流都会来的,你

让我在公众面前丢脸嘛! 」

程庭树却笑道:「这样才刺激嘛! 你想想,在那种情况下......」

「不用说了! 再说这种话我就生气了! 」贝蒂修女忽然扭过头去,似乎有些

娇嗔道。 程庭树如同孩童般拉着她的衣角,不断的撒娇,在情妖秘法的説明下,贝蒂

修女也有些不忍,虽说无法对其进行直接的催情效果,可是后者的母性却直接

挖 掘出来。

贝蒂修女忽然想到了自己那个从出生就被光明教廷带走的女儿,心里的

母性瞬间爆发起来,她看着那抱着自己大腿撒娇(实则为揩油)的华夏青年程

庭 树,以及他手头的那枚跳弹,不由得面色羞红的点了点头。

*** *** *** 疾驰在前往州首府的高速公路上,一辆不起眼的银色的轿车内,已经

换了一 身新打扮的贝蒂修女正和穿着黑色西装的程庭树并肩坐于宽敞的后排。

而年轻的

女助理珊迪则是坐在副驾驶室,时不时通过后视镜,看向后排的那对男女。 虽说身份是修女,可是贝蒂名义上却早已和亡夫结婚而被教廷开除了教籍,

所以除了宗教内部活动,她在外界活动时很少穿修女服。

而且因为和程庭树频繁

性交的缘故,她的穿衣打扮也越来越活泼鲜艳,完全不像一个快五十多的大妈。

此时的贝蒂修女将一头长髮挽了个髮髻,上面罩着层水蓝色的蕾丝头纱。 一身紫

色的半透明低胸无袖吊带连衣裙,那连衣裙以蕾丝镶边,表面有各种图案修饰。

低胸的设计使得贝蒂修女大片白皙的乳肉暴露在空气,尤其是两团粉嫩柔软又不

失坚挺的雪球,在中间挤出了一条深邃的沟壑,偏偏在那个位置上还戴了条镶嵌

着紫中带蓝的华贵宝石项鍊,更加让人浮想联翩。 不光如此,贝蒂修女还特地选个款露背的连衣裙,那开叉几乎到了后腰,使

得她大片雪白的如同整块羊脂玉雕琢而成,沒有一丝瑕疵的美背,同样暴露在

空 气之中。

那高束腰的设计则是使得贝蒂修女的那对豪乳更加突出,也使得她尚未

排干净精液的子宫有着压迫感,让她的面颊始终保持着些许绯红,如同勾引着

夏 娃来採撷品尝的禁果般鲜艳诱人。 修长的长裙下摆被贝蒂修女压在臀下,那裁剪得体的裙身将她硕大的蜜桃美

臀衬托出一个美妙的弧度,尤其是最前端更是几乎被她的肥厚臀瓣给撑出透明

的 质地感。

继承了欧美人高翘肥臀特点的贝蒂修女,自然也如此,在程庭树看来,

自己的后宫里能够和她相比的,也只有基友的母亲,那头人形奶牛季蓉蓉了! 而贝蒂修女裸露在外的两条丰腴修长的美腿上,则是包裹着黑色吊带丝袜,

那充满魅惑色彩的黑色吊带丝袜也是程庭树强烈要求的结果。

至于众人看不到的

地方,贝蒂修女却穿着紫色的蝴蝶式开档情趣内裤,那紧窄的蜜穴里还插着一

枚 粉色的特殊跳弹。 更重要的是,那枚跳弹一直处于开启的状态,虽说只是最低频

率的振动,也足以让贝蒂修女的蜜穴始终分泌着淫水,保持着花径湿滑的状态。 所以在车上时,贝蒂修女一直沈默不语,面色绯红,就是担心会被暴露出

破 绽。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美目一横身旁的小情郎,都是这个小混蛋出的主意,让

自己蜜穴里插着那个跳弹,而且还让她穿着开档式的内裤,淫水溢出来都

沒办法 阻拦。 可是程庭树却一脸得意,丝毫沒有内疚的神色,这让贝蒂修女恨不得撕了

他的嘴。 而珊迪却有些看不下去了,她试图用盡量和善的语言劝道:「修女阁下,您

......

您的这套衣服...... 是不是...... 是不是有些过于暴露了...... 我沒有冒犯您的意

思,但是......」

贝蒂修女早就准备好了措辞,说道:「如此我已经不是光明教廷的修女

了, 而是为了主在世间拯救那些迷茫可怜的灵魂的人间行走。 所以我们必须要融入到

世俗社会之中,这种晚礼服在教廷里看来过于暴露,可是对于俗世中人来说,

确 实极为合理。 我们不能保持着上帝信徒的身份,居高临下看待这些可怜的灵魂,

我们要融入其中,才能更好的解救他们,你明白麽? 」

珊迪连忙羞红了脸,道歉道:「倒是我有些误会修女阁下了,沒想到修女

阁 下居然如此博爱,为了拯救世人,不惜自污来解脱那些在俗世挣扎的灵魂。 」

贝蒂修女如何反应,从她脸上倒是看不出来,而程庭树对这套说辞倒是嗤

之 以鼻,这些光明教廷的人和华夏术道那帮人一样虚伪,满肚子的男盗女娼,

却偏 偏要给自己的行为冠上一个仁义道德的好理由。 想到这里,程庭树故意使坏,轻

调高了跳弹的频率。

」贝蒂修女忽然面色一变,捂着自己的小腹,发出一声娇喘。

「修女阁下,你怎么

了? 」珊迪连忙关切的问道。 贝蒂修女只觉得下体蜜穴里的那枚跳弹振动的频率陡然加快,那个不安分的

跳弹不断在她紧窄的穴肉里跳动着,刺激着敏感的褶皱和 G点,一丝丝淫水

从花 心里溢出,将她的蜜穴变得更加湿滑。

沒什么,可能是早上的食物有些不干净......」贝蒂修女也是聪慧,

直接藉口腹泻想要遮掩过去。

珊迪连忙问道:「需不需要停车先找个地方......」 贝蒂修女连忙摆手,她低着头恶狠狠的瞪着程庭树,然后娇喘道:「沒事

, 等到了会场再说,我......

我坚持得住! 」

珊迪满脸担忧的点点头,同时让司机加快速度,沿着高速朝着州首府的那

座 太阳花酒店而去。

掉! 」贝蒂修女抓住程庭树的手掌,低声命令道。

程庭树却嘿嘿笑道,并沒

答应。 贝蒂修女只觉得一丝丝淫水顺着大腿内侧,

正朝着后排的真皮坐埝流下,她连忙哀求道:「好孩子,快关掉那东西,妈妈

求 你了! 」

贝蒂修女对于孤儿院的所有孩子都以子女相称,而她自己则是所有孩子的

妈 妈,所以被她救下治疗的程庭树,也被前者视为儿子,她自称为妈妈

也沒有什么 问题。 而程庭树在听到这个称唿之后,身体微微一颤,他彷彿回忆起了什么,不

动声色间关闭了藏在裤兜里的遥控器。 贝蒂修女沒有想到今天会如此轻松的说动对方,放在平时,对方肯定会要求

自己晚上陪他玩一些猎奇变态的花样才肯甘休。

不过心思敏捷的贝蒂修女也很快

捕捉到了程庭树眼里的落寞和痛苦,母性大发的她一把将程庭树搂在怀里,轻轻

抚摸着他的头髮,嘴裏念着安神的法咒,很快程庭树居然在她的怀里睡着了。 珊迪虽说觉得有些不妥,可是贝蒂修女素来如此,她也不好说些什么,只是

希望快些到达菲克纽斯酒店。

而就在与程庭树他们一行人相反的方向,德意志和该国交界的边界,一辆极

为奢华的加长跑车正等待检查通过。

「姐姐,你确定咱们那个姐夫,会出现在阿美尼堪

市? 」一名身材娇小,可

是胸前双峰却极为硕大的金髮白人少女,正穿着破破烂烂的露脐黄色 T恤和

短到 露出半个臀瓣的白色热裤,双腿大张,毫无礼节地斜坐在宽敞的后排

车厢,大大咧咧道。 她的对面正端坐着一名身材高挑丰腴,巨乳翘臀的金髮美女,只不过她以黑

色的蕾丝面罩遮住了大半容颜,只露出了一双极为明亮且罕见的一金一蓝两个

异 瞳美目!

「大占卜师菲克纽斯是不会出错的,据说米国权威的新闻媒体福克斯和CNN

都得从他那里拿第一手的情报。

他既然占卜出哥哥会在那里出现,那就证明他一

定会出现在那里! 」

面纱美女的声音如同空谷幽兰般的清冷高傲,可是却让人无法产生厌恶的

情 绪。 那名童颜巨乳的金髮少女顿时产生了兴趣,缠住她说道:「听说他特厉害,

一晚上能满足好几个女人,真的假的?

要是他特別帅的话,我也不会跟你客气!

到时候姐夫躺在我的床上,你可不能生气哟! 」

面纱美女轻轻一笑道:「好啊,你如果你把大姐甚至母亲大人,都拖上你

姐 夫的床,我就服了你! 」

童颜巨乳的少女顿时一愣,露出一丝不敢相信的神色,道:「我的撒旦啊!

你在华夏失踪了十几年,居然改变怎么大! 当年的你对于那些所谓的清规戒律,

遵守得可比教廷那帮伪君子还厉害,现在你居然能够说出把自己的姐妹、母亲

, 让自己的丈夫肏幹的话! 撒旦大人啊! 你究竟在华夏遭到了什么非人的待遇! 不

过你的提议他会接受吗? 不是说华夏人都极为死板保守吗? 」

「你不懂的,你姐夫那方面太厉害了! 而且他连自己的亲生母亲和亲生姐姐

都沒有放过,你认为他会反对吗? 」面纱美女忽然笑道。 讲到这里,她忽然叹息

一声,「但是我低估了人心的险恶,沒想到我刚随着母亲回到家族,华夏那帮

人 就迫不及待的对哥哥动手了! 」

看着窗外的等待检查的车流,面纱美女忽然感受到自己的无名指上那枚

如同 海水般湛蓝的宝石戒指,上面那枚蓝色宝石正在缓缓地绽放着淡淡的蓝光。

「放心吧,哥哥,兰儿一定会找到你,助你返回华夏报仇雪恨

的! 」

网友评论: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6.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